正文

 

一年一度的玉石界的盛会——天工奖评选及北京国际珠宝展日前落幕。“天工奖”号称玉雕界的“奥斯卡”,是目前玉雕行业最高奖项,昨天,记者从云南参会代表手中拿到了新鲜出炉的“天工奖”获奖名单。
 

天工奖获奖作品-珠宝快爆



发人深省  北京国际珠宝展首次“缩展”
 

珠宝展是中国珠宝行业发展的缩影。由中宝协主办的北京国际珠宝展自从1991年开始,至今已有26年,办展会约40届。展会由小变大,从第一届在地质博物馆的几百平米到现在的几万平米,规模扩大百倍。
 

天工奖获奖作品-珠宝快爆

作为国内珠宝行业的风向标,今年北京国际珠宝展也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。“今年展会规模缩水,展会面积减少大概2万平米,参展商和参观人数大量流失,这是20多年来的第一次,发人深省。”珠宝人刘元生说,今年参展商尤其是往年那些特装区的大品牌大多缺席,是当前经济大环境的反映。尽管如此,本届展会仍是国内最大、最成功、最有人气的展会。


刘元生认为,中国珠宝产业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,作品的雕刻、设计、创意会越来越受到重视。因此,今年天工奖展区依然是最有人气的,天工奖玉雕大师作品展区和各工作室自设展位占满了整个六号馆、七号馆,是历届中展区面积最大的一届。



行业趋势   天工奖评选翡翠和田玉遭“碾压”
 

“今年翡翠和和田玉并不显眼,反而是其他色彩丰富的玛瑙等材质作品格外吸人眼球。”云南翡翠王朝旗下《玉雕界》执行主编缪玥全程见证了此次大展和天工奖的出炉。他说,回顾历届天工奖的获奖作品,最初和田籽料占据半壁江山,到今年和田籽料可谓是最少的一年,这也折射出和田玉正在缩量。
 

天工奖获奖作品-珠宝快爆


为什么今年很多色彩丰富、相对便宜的新材质作品获奖?缪玥分析,在整个“寒冷”市场中,以翡翠、和田籽料等价格昂贵的材质创作及雕刻的作品明显减少。天工奖作为推荐优秀青年玉雕师及展示其作品的平台,给足玛瑙、蜜蜡等“后起之秀”土壤和养分。来自各地雕刻玛瑙的年轻玉雕师,在创意及工艺方面正在不断追赶和超越和田玉雕刻材质的作品。


本届展会上,贵重的翡翠摆件主要来自广东,除此之外,翡翠很少见。缪玥说,透过今年天工奖广东地区初评环节的“琢越杯”也可以看出,翡翠作品没有如往年那样占据主导位置。南红、印度七彩玛瑙、灰玛瑙、马达加斯加玛瑙等新材质则很显眼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金奖作品中首次出现了南红作品,创意及工艺水平也吸引不少人的围观。南红在市场中正在追赶翡翠、和田玉所占的市场份额。
 

天工奖获奖作品-珠宝快爆


玛瑙方面,由于近年来阿拉善玛瑙席卷各地,因此今年在天工奖的展出现场,也有不少各地的阿拉善玛瑙作品。这些作品凭借大胆新奇的创意大放异彩,强劲的势头不容小觑。


此外,战国红、蜜蜡以及其他材质的雕刻作品也占有一定比例。用今年大多数参观者的话说,天工奖参赛作品的材质可谓是百花齐放。天工奖是目前国内玉雕行业覆盖面最广、当代玉石雕刻含金量最高的评比之一,也是行业趋势的一个缩影和风向标,这些新材料是否会给未来市场带来活力和新鲜的血液,让业内饱含期待。



饱受争议   业内吐槽今年天工奖评选标准
 

天工奖已连续举办15届,昨天,记者看到,本届评出金奖17件,银奖29件、铜奖43件、最佳工艺奖10件、最佳创意奖9件、384件优秀作品奖。其中云南有多件作品获奖。
 

天工奖获奖作品-珠宝快爆


虽然天工奖获奖作品中有一些让人称赞的作品,但是今年天工奖的评选标准也遭到不少吐槽。业内认为,评选出炉的作品中,鲜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,还有个别作品把关不严。以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为代表的老一代玉雕大师基本都缺席本次活动,这里面所反映出的问题值得深思。


曾连续担任十届天工奖评委的于雪涛就公开表示,虽然天工奖迎来了其他材质的多样化,但并没有形成独立材质体系下的加工制作传承。虽然雕刻是一个大类别,但材质不同,表现手法就不同,现在很多作品都是生搬硬套加工和田玉的方法,显得不伦不类。没有主流审美,缺少风向标,感觉是百花齐放,实际上很少有经得起推敲的作品。问题的根源在于大多数年轻一代忽视玉雕的传承问题,脑袋里只有好卖的概念,什么好卖做什么,导致作品缺乏新意,工艺简单,设计老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