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
扬州传统金银细工是国家级非遗项目,已有千年历史。传统的金银器制作全过程逐件手工制作,包含了“錾刻”“镶嵌”“掐丝”和“贴金”等传统工艺。


然而,随着现代工艺制作技术的发展,加之传统金银细工工艺费时费力,导致这一项传统工艺濒临失传。扬州金银细工技艺代表性传承人、扬州市工艺美术大师曹国培昨通过本报招徒,以拯救这项几近失传的手艺。


国家级非遗金银细工-珠宝快爆
 

扬州自古就是金银器贸易中心 外地金店都曾来扬请教设计


扬州收藏协会副秘书长陈晓友告诉记者,唐时的扬州,就已成为金银器的贸易中心。清末民初,扬州的这项手工技艺发展到达顶峰,老城区聚集了近百家银楼。“每一家银楼都有其自身的特点,有的擅长实镶小件、有的开模最精美……银匠们通过锤碟、掐丝、镶嵌鎏金等工艺,制作出了各式各样的金银制品。”


今年53岁的曹国培,自幼就耳濡目染父亲的金银打制手艺。1982年,曹国培正式跟着父亲在邗江工艺厂工作,从学徒开始很快出师,成为厂里的设计和制模技术员。


国家级非遗金银细工-珠宝快爆

以曹国培精通的模具为例,“在钢模出现之前,扬州已经出现了木模和铜模等模压模具。”曹国培说,但是这两种材料并不耐磨。清末民初,就已经出现了钢模。“相比较来说,这一材料更加耐磨。”曹国培说,但是用钢材做复杂的模具,至少要花上十年八年学习后,才能做出来。“因为做模具很讲究,必须慢慢掏挖,哪怕多掏了一毫米,整个模具就报废了。而且模具全部为阴刻,錾刻者需理解人物,花鸟,图案浮雕层次原理,要有一定的空间想象能力。制作时,将银片放置其上进行模压加工,最后还需要再对成品细节进行调整”。


相比较于机械化的金银器,传统手工打造的金银细工更具有线条美和文化气息。“而失蜡浇铸工艺和工业冲压钢模,更带有工业化的味道。”曹国培回忆,二十多年前,机械化的金银器尚未普及,他每年都要设计多件金银器模具,“特别是银锁坠等金银配饰,几乎每年都要设计新的生肖造型,提供给一些金银生产企业、首饰加工店使用。”而曹国培的技术在当时还得到了很多老字号的认可,湖北、福建等多地的金店都曾请他设计制作戳记模具。


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-珠宝快爆

曾仿制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 那是镇江博物馆镇馆之宝


曹国培回忆,上世纪八十年代,镇江丁卯桥出土了数百件金银器。当时出于研究需要,镇江博物馆想要部分金银器的复制品,于是主动找到了邗江工艺厂。曹国培回忆,当时他已经跟着父亲一起在厂里工作,主要承担了仿制其中的银制蝴蝶粉盒等,也目睹了厂里的老师傅,制作镇馆之宝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、酒筹签复制过程。


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是镇江博物馆镇馆之宝。昨日,记者联系到了该馆相关工作人员。据了解,1982年,镇江丁卯桥金银器窖藏一次出土金银器九百五十六件,是迄今为止镇江地区唐代金银器最大的一次考古发现,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是其中一组宴集行令专用器具中的一件,是反映唐代人饮酒行令具体规范内容的珍贵实物。


该工作人员解释,这件珍品出土后对破损处进行了修复。“我也曾听馆里老一辈的工作人员说过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出于研究的需要,曾经找到扬州金银细工的老师傅对这件珍品进行过仿制。”据悉,当年扬州的老师傅曾专程来到馆里,收集图片和文字资料。该工作人员认为,尽管部分古老的金银细工工艺已经失传,但是当年这件扬州工“仿品”制作工艺较为高超。


银鎏金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-珠宝快爆

曹国培说,2003年,镇江博物馆又找到扬州,这次他独自承担了设计和制作工作。为此他还特意再次来到镇江博物馆,参照唐代金器资料与展品进行对比,制作出了又一件银鎏金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筒,酒筹筒里盛放的是五十根银製鎏金酒令筹,酒令筹上刻上了《论语》文句等。


在曹国培的印象中,2009年央视曾来到镇江博物馆采访这件珍宝,“当时特意提到了扬州的金银细工技术,央视还通过镇江博物馆与我取得了联系。”曹国培介绍,这件银鎏金龟负“论语玉烛”酒筹由圆筒、龟座和酒令筹三部分组成,通高34.2厘米,筒深22厘米,龟长24.6厘米,“每一部分都需要用手工分别制作,再进行组合。”


国家级非遗金银细工-珠宝快爆

如今从业者寥寥无几 希望通过本报招到学徒


尽管扬州的金银细工制造技艺曾达到了顶峰,但是如今扬州从事金银细工技艺的人寥寥无几。“很多人都转行了,带的徒弟也很少,如今扬州会手工制模者寥寥无几。”曹国培说,如今他很担心这门手工加工传统银器的手艺能否传承下去。“随着机械化生产,现在的金银饰品已经实现了生产机械化、品牌化,偶尔出现几个打造黄金首饰的店家,也只是按照机械加工的模具,制作现代样式的戒指、耳坠。”


国家级非遗金银细工-珠宝快爆

早些年跟曹国培一起做这行的人,绝大多数都转行了。“金银细工依靠手工制作工艺,对体力、智力以及美术功底都有一定要求,还要沉得下心来,因此很难吸引传承者。”他表示,非遗文化传承工作,现在的年轻人应当担负起重任,“我也希望能够通过晚报,找到愿意学习制作这门精妙工艺的市民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