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于7月10日开幕的昆明国际石博览会,可以说是近期珠宝界的一大盛事,可是和其他展会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,石博仍旧显得有些冷清。部分商家坦言,尽管今年珠宝市场有所回暖,价格有所上升,但在市场消费一端成交率依旧不高。

近年来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,和国内很多行业一样,珠宝行业同样进入了转型期。面对产业发展扶持不够、人才缺口大、品种及市场单一、个别旅游事件等不利条件,“玉出云南”最终变成“玉过云南”、“玉逃云南”。要扭转这样的局面,必须得让“玉回云南”。

昆明石博会-珠宝快爆

低迷的行情让行业短板进一步放大

纵观近10年来的珠宝行业,2009年到2011年是它的黄金时期,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较快的时候,众多的消费者涌向珠宝市场,在此期间珠宝玉石价格也不断攀升;至2012年、2013年市场行情处于盘整下降趋势;2014年、2015年珠宝市场开始明显降温,价格持续下跌;2016年,年中行情止跌,年末回升20%左右,但大众消费者依然没有接受止跌回升的价格,出现料子比成品贵的局面。

这样的低迷蔓延至正在举行的石博会。“进入2017年,因为原材料一端价格上涨,翡翠的价格也有所回调,但有价无市是眼下的真实行情。”忆名珠宝(瑞丽)有限公司负责人邱仁佺指出,在市场行情整体不景气的背景下,外围发展环境也并不是太好,比如有个别旅游事件带来的影响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尽管这个产业一度时期是云南的一张名片,但在市场低迷之时,这个行业的短板被进一步放大。一业内人士对此也没有遮掩的意思,在给本报记者采访回函中直言云南这个行业存在的四方面问题:

1.产业发展扶持不足,“玉出云南”最终变成“玉过云南”、“玉逃云南”。 由于近年来国内政策的变化,尤其是广东一系列扶持珠宝玉石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,使得广东成为全国重要的玉石毛料批发、加工集散基地。云南市场上销售的翡翠产品,有70%-80%都是广东途经云南购进玉石毛料,加工为成品后再返销云南,曾经的“玉出云南”无奈地变成了“玉过云南”,甚至有些玉石经营者“逃离云南”。

2.行业人才缺口较大,产业缺乏创新拓展能力和现代营销能力。瑞丽前些天发生的游客摔断30万元手镯事件,很大程度上暴露了珠宝玉石产业的“高端低能”,整个产业发展不成熟,不规范。由于重视、扶持力度不够,多年积累下来,导致珠宝玉石行业人才缺口大、缺乏创新和现代营销能力。

3.品种及市场结构单一,产业整体竞争优势不足。云南省珠宝玉石产业中翡翠占了近90%的市场份额,其他玉石份额较小,没有形成规模,发展基础远远不如沿海地区,使得云南总体市场相对单一薄弱。建议大力扶持发展南红、黄龙玉产业以及玉石雕刻、镶嵌、设计加工业。

4.珠宝玉石产业长期依托旅游行业发展,旅游行业的个别事件对珠宝玉石产业造成不良影响。作为旅游购物的重头戏,珠宝的价格成为诟病的焦点。在“货真” 的问题解决后,“价不实”已成为最突出的问题。

昆明石博会-珠宝快爆

从“玉出云南”到“玉回云南”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些企业纷纷开始了自我调整。“在瑞丽,很多没有及时调整的企业,销售量江河日下,最后被迫关门。”邱仁佺指出,“行情好的时候,市场是一片的。而现在的客户是散落着的个体,如何去发掘有需求的个体便是企业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上述业内人士也注意到今年行业的一些变化:“制造环节,私人定制增长明显。以翡翠王朝玉雕界为例,2016年每月私人定制金额50万元左右,今年6月玉雕界私人定制金额超过200万元,7月仍有望增长。销售环节,链条越来越短,中间商生存土壤逐渐消失。很多销售是通过互联网,具体表现为:在实体珠宝店销售难有起色,网络销售增长较快。”

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,云南这个行业的转型升级势在必行。云南省国土资源厅、省发改委发布的《云南省石产业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(2016—2020年)》中,提出到2020年,云南宝玉石产业实现产值800亿元,年均增长11.5%,建成中国宝玉石产业大省和世界重要的宝玉石产品加工集散中心。

这样规划的背后是政府的重视。一些业内人士坦言,要达成这样的目的,必须做到“玉回云南”。在邱仁佺看来:“玉回云南”是针对珠宝玉石加工技术而言的,这些年云南一些高校也开设了相关专业,但人才流失比较大,要“玉回云南”必须留住这些人才。

上述业内人士对此也有相同的认知。在他看来,“回”除了是珠宝玉石文化和对珠宝玉石产业重要性认识的回归而外,还涉及到生产加工等产业链的回归:“目前,广东广州、深圳、番禺、佛山等地是国内重要的珠宝玉石设计镶嵌加工基地,随着产业的发展,当地房价、人力成本的不断上涨,很多中小企业开始向江西、福建、四川成都等地转移。云南应抓住机遇,出台相关优惠政策,吸引一二线城市珠宝玉石产业转移到云南这块沃土上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