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 
在七千年的关于新疆和田籽玉的历史长河中,国人在不断的文化探索中,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全民尊玉,爱玉的民族心理,玉的神化和灵物概念、特殊权力观点都植根于此,而和田籽玉文化本身则作为中国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中有着无法估量的深远影响。

和田玉吊坠-珠宝快爆
 
早在春秋时期,老子创立了道家,以“夫莫之命而常自然”的“道”来说明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的宇宙演变观点,认为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(强调自然界的统一性以及人与自然的合一,寻求宇宙万物的永生。新疆和田籽玉是阴阳二气中阳气之精,其中包含着壮丽的大自然,表现着天地万物的优美,因而成为道学的宠儿,也从此成为哲人寄托思想的专有物品。
 
和田玉吊坠-珠宝快爆
 
之后孔子提出玉之十一德,汉朝许慎简化为玉之五德,先贤大哲们趋之若骛,以玉品论人,以配玉为雅士,以玉人,玉成,白玉无暇形容人的品德,形容一切美好的事物。文人骚客们以玉为象征,写出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、“玉阶生白露”等绝世美句。智者好玉,悄然成为自古以来一条潜在规则。
 
 
诚如好玉者,好石者亦众,陶渊明是东晋末年的大诗人,其宅子旁边有一方纵横丈余的天然大岩石,他经常坐卧其上赏菊、饮酒、赋诗,后见此石有醒脑提神之独特功效,就给它取名“醒石”。此举被后人称为“陶公卧石”,尊他为“赏石始祖”,此后,更有,白居易爱石,牛僧孺好石,柳宗元论石,米芾拜石,东坡易石等好石者典故。
 
和田玉吊坠-珠宝快爆
 
显而易见,好石者十之八九皆是为官之人,但却又身为一代文豪,名扬后世。石者,敦厚,玉者,清白,难道这些在朝为官的大文人,难抑浊流,难以玉自喻吗,或者说,那些在野的文人,更加心无旁骛?更少些俗世烦恼?